恰逢其时的新事业

我在去年参加了一次晚宴。那天的贵宾,是前总统克林顿时期的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女士,分享了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一番话:如今,美国和中国比两国历史上任何时刻都要更为相互依存。尽管双方仍存在政治上的分歧,仍有公开批评对方的声音,但两国彼此之间相互需要是无可回避的现实。更重要的,是双方应找到合作的正确方法。

我,马德琳(拿着我女儿钟心懿的照片),我太太陈中珊

我,马德琳(拿着我女儿钟心懿的照片),我太太陈中珊

这就是为什么我高兴地在今天宣布科威资本的成立。作为创投公司,科威资本将专注于为来自发达国家,能够被迅速商业化、规模化,以解决发展中国家紧迫问题的技术提供资金——并且将以中国作为起点。

这里的紧迫问题,指的是空气污染、可再生能源、食品安全、医疗保健服务、教育普及和可持续制造业等规模巨大、引人注目的问题。根据我亲身的观察,近年来,由于风险和担心失败的原因,投身于解决这些问题的公司越来越少。业界的注意力不再放在“硬派”的技术上,转而投向了最“热门”的、供大众使用的移动端应用。

科威资本将开创新局面的原因还有一个:真正关心中国市场、理解如何在中国经商的投资者非常匮乏。我了解到的数字,是仅有10%的美国创投公司普通合伙人属于亚裔,而其中会说中文的则更少。要想冲破自身的“舒适区”,到中国去建立伙伴关系的合伙人,则更寥寥无几。哪怕希望取得全球成功的企业家在中国能够有更快、更早的发展机会,大多数美国投资者仍会建议先从美国市场开始着手。

好消息是,求变的愿望已然存在。我已经为科威资本的第一只基金成功完成了首轮规模2亿美元的筹资封闭。这明确地体现出,已有投资者认识到了市场上存在的落差,也希望能够弥合这一落差。

我们的投资人深信科威资本是弥合这一落差的合适团队。我是华裔美国人,在成长过程同时浸濡于中美两种文化。我热诚地希望能够促使中美两国携起手来,一同解决重大的问题。此前,我有幸在能源、食品、农业、医疗、教育等具有深远影响潜力的行业累积了十多年的经验。在光速创投工作时,我也有幸在五年的时间里参与了公司清洁技术、基因组和教育等投资业务的建设,并同Solazyme、Natera等前景广阔的公司开展了合作。这两家公司最终都成功上市。这也促使我在加入科斯拉创投之后,继续专注于上述行业的投资。科斯拉创投鼓励其投资伙伴勇于成为重大行业内,不同凡“想”的思想领袖。

在科斯拉的五年多期间,我协助数家公司打开了进入亚洲市场的大门。我亲眼目睹了这些公司的深远影响力,我也十分希望能够充分利用好这一影响力。

在科斯拉时,我曾有幸担任郎泽公司(Lanzatech)的董事。郎泽总部位于美国芝加哥市。公司开发的碳回收利用技术,能将炼钢厂及其他工厂的有毒废气转化成有价值的燃料和化学品。考虑到中国目前空气质量的问题在未来还会持续发酵,郎泽的技术具有广阔的前景。尽管郎泽的价值主张独一无二,但在美国却一时难以找到合作伙伴。不过,在与中国企业(包括国内规模最大的炼钢厂)进行接洽后,郎泽找到了对其技术充满信心、愿意全额资助其首个试点工厂的合作伙伴。郎泽之后成功地在中国对技术进行了测试和改良,并有望将改良后的技术同重要跨国合作伙伴一起带向世界的其他地方。郎泽的首个商用工厂预计将于欧洲建成。

郎泽在中国宝山的工厂

郎泽在中国宝山的工厂

郎泽只是众多类似故事中的一个。在中国,事关存续问题的需求正推动着重大创新的迅速发展。中国市场不仅希望,更需要相关企业的存在。这个中产阶级增长速度全球居冠的国度,正史无先例地同时应对着两大挑战,即如何解决好环境问题和如何满足大众对更优秀产品、更好生活品质需求的问题。资金和意愿并非症结所在,能否用到合适的技术才是关键。

科威资本正可助此一臂之力。我们的目标,是帮助正在尝试解决上述问题的创业者理解全球机会,在发展中国家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以实现长远的成功。如此,我们不仅能够消弭经济上的隔阂,还能够消弭政治上的分歧。这些话听上去似乎太过宏远,甚至言过其实。但我深信,技术是最伟大,也是最鼓舞人心的橄榄枝,能够让我们同中国、印度、东南亚、非洲以及世界各地的重要合作伙伴建立纽带。

在我们面前的,是投资于全球未来的历史性机遇——您是否愿意与我们并肩同行?

期待与您进一步交流。

钟子威